数据 / 观察资讯

为什么说「生物活性」好,牛初乳才是真的好?

2021-11-16 09:28   来源:新营养

以前,我们总是认为IgG含量是评判牛初乳品质的标准,牛初乳原料的IgG含量越高越好,其实不尽然。IgG只是牛初乳250多种活性功能成分之一,单

以前,我们总是认为“IgG含量”是评判牛初乳品质的标准,牛初乳原料的IgG含量越高越好,其实不尽然。

IgG只是牛初乳250多种活性功能成分之一,单一的IgG不能完全代表牛初乳,就像单一的sIgA不能代表人类初乳一样。牛初乳和人类初乳一样,都是天然的原生营养混合物,我们更应该重视的是这个混合物整体有没有效——即看牛初乳本身的“生物活性”。

24小时的「生物活性」优于72小时

在影响牛初乳生物活性的因素中,初乳收集时间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牛初乳中的IgG、生长因子、低聚糖等含量会在产犊后随着时间快速下降,这也会影响牛初乳的生物活性。在对产犊后24小时内(第一天)和72小时(第三天)收集的牛初乳生物活性的研究表明,无论是体外[1]还是体内[2]试验结果,24小时内收集的牛初乳的生物活性都优于72小时。

Playford等人发表的研究[1]表明,在体外试验中,24小时内收集的牛初乳在促进人体肠道细胞增殖和迁移方面的效果优于72小时收集的初乳(如下图所示)。

不同时间收集的牛初乳对肠细胞的促增值试验结果
Day0-1/2表示产犊后24小时内两次收集牛初乳
Day 1/2/3分别表示产犊后第二/三/四天
来源:Marked variability in bioactivity between commercially available bovine colostrum for human use; implications for clinical trials 2020

Maciej Hałasa等人[2]同样研究了产犊后(2、24和72小时)不同时间收集的牛初乳和安慰剂(乳清),对预防健康运动员肠漏/肠道通透性升高的作用。结果表示,仅在产犊后2小时和24小时收集的牛初乳可显著降低肠道通透性,抑制“肠漏”。72小时收集的牛初乳的生物活性与安慰剂的差异不大。该试验结果有助于建立一种新的方法来评价牛初乳产品的生物活性。

APS牛初乳的「生物活性」得到广泛验证

Playford和Davison教授在今年发表的牛初乳相关综述[3,4]里就表示,牛初乳的采集时间并不是生物活性变化的唯一原因,储存条件、加工工艺、奶牛本身状况等也可导致商业化牛初乳生物活性的较大差异。牛初乳生产过程中的批次差异必须保持在最低限度,生物活性和质量控制程序也需要确保所使用的加工和存储方式是最优的,以保持终产品的一致性、稳定性和有效性。

而APS牛初乳不仅是24小时内的高品质牛初乳,其本身的生物活性和批次稳定性都得到了验证。2021年最新发表的研究[3]表示,在体外模拟肠道上皮损伤试验中(如下图所示),APS牛初乳能有效地加速肠细胞的迁移,促进伤口愈合。这说明APS牛初乳对修复受损的肠道屏障有潜在好处。

来源:Bovine Colostrum: Its Constituents and Uses 2021

体内试验[1]也表明,高生物活性的APS牛初乳能有效保护大鼠胃粘膜免受NSAID(非甾体抗炎药)的损伤,而其他低生物活性的牛初乳没有保护效果,大鼠胃粘膜依旧受到了显著损伤(如下图所示)。

来源:Marked variability in bioactivity between commercially available bovine colostrum for human use; implications for clinical trials 2020

此外,APS还对其全年每个月生产的牛初乳都进行了生物活性测定,结果表示(如下图所示),APS牛初乳可保持全年稳定的高活性、高品质。

来源:APS内部测试数据

总的来说,多重因素影响了牛初乳的“有效性”,单一追求更高含量的IgG并不科学,更重要的是看牛初乳本身的“生物活性”。APS牛初乳,24小时内的高品质、高活性牛初乳,值得信赖。

参考资料:
[1] Playford, R.J.; Cattell, M.; Marchbank, T. Marked variability in bioactivity between commercially available bovine colostrum for human use; implications for clinical trials. PLoS ONE 2020, 15, e0240392.
[2] Hałasa, M.; Maciejewska-Markiewicz, D.; Ba´skiewicz-Hałasa, M.; Safranow, K.; Stachowska, E. Post-Delivery Milking Delay Influence on the Effect of Oral Supplementation with Bovine Colostrum as Measured with Intestinal Permeability Test. Medicina 2020, 56, 495.
[3] Playford R J , Weiser M J . Bovine Colostrum: Its Constituents and Uses[J]. Nutrients, 2021, 13(1):265.
[4] Davison G. The Use of Bovine Colostrum in Sport and Exercise[J]. Nutrients, 2021, 13(6): 1789.

新营养留言互动

您的电话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未来的“肉”
下一篇:国家卫健委关于印发《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质目录管理规定》的通知(附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