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植物资讯

增强免疫成为话题,益生菌+灵芝或成新选择!

2021-10-08 09:59   来源:新营养

图源:摄图网随着消费者生活质量的提升,人们的养生保健意识越来越强。消费者的意识逐渐从好看、好吃转向了健康、天然。尤其是全球大流行的

图源:摄图网

随着消费者生活质量的提升,人们的养生保健意识越来越强。消费者的意识逐渐从“好看、好吃”转向了“健康、天然”。尤其是全球大流行的爆发以来,人们对免疫健康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

根据WCWD研究数据显示,91%的消费者表示在疫情后会更关注增强免疫力。此外,FMCG GURUS的调研也显示,2020年4-7月份,全球消费者转向营养补充剂来增强免疫健康的数量都在逐步上升,特别是2020年7月,中国消费者中占比近50%。根据调研显示,2020年全球免疫保健品市场规模达到了2932亿元,预计2027年将达到4574亿元。免疫健康赛道的竞争已经呈现白热化态势。

增强免疫成为话题,吃灵芝或成新选择!

灵芝是《药典》中记载的一种著名的中药,用于治疗癌症、免疫紊乱、肝炎和神经病,并已被证明能提高免疫力。灵芝富含各种生物活性化合物,主要是多糖、三萜、核苷酸和类固醇,它们被称为生理活性物质。大多数灵芝多糖和三萜是从其子实体中提取的,被认为是这种真菌的药用部分。然而,这些天然物质中的许多是不可消化的,允许它们通过上胃肠道,并通过盲肠和结肠中的一系列肠道微生物进行发酵[1]。

肠道微生物群被认为是人体的隐藏器官,它在宿主免疫系统的诱导、训练和功能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免疫系统,特别是先天免疫,在预防肠道微生物群的生物失调中起着重要作用,这表明了一种复杂的有益相互作用[2]。在生理条件下,肠道微生物群对包括中草药在内的天然物质中的生物活性物质有很强的利用能力,可以提高消化效率和天然物质与细菌的协同作用。然而,在许多免疫和免疫相关疾病中,肠道微生物群和肠道微生物群衍生的代谢物的改变都有牵连[3]。受干扰的肠道微生物群可能会大大降低天然物质的利用效率,如灵芝提取物。因此,迫切需要制定更好的干预措施,以重建一个平衡的微生态系统。

灵芝+益生菌的发酵液,增强小鼠免疫力

益生菌对天然产物的发酵提高了营养多样性和生物活性功能,包括抗微生物、抗癌和抗糖尿病特性,以及肠道调节、免疫系统刺激和胆固醇降低。两双歧杆菌和sakei乳杆菌发酵的灵芝水提取物可能有助于通过胆碱能功能障碍增强学习记忆和认知功能[4]。此前很少有研究调查益生菌发酵灵芝对免疫系统的影响。因此,大连医科大学李明、中科院大连化物所王超然与团队在Biomedicine and Pharmacotherapy发表研究,旨在评价经嗜酸乳杆菌和短双歧杆菌发酵的灵芝子实体水提取物灵芝发酵液(GLFB)对地塞米松(DEX)处理的免疫抑制小鼠的免疫功能、黏膜屏障功能和肠道微生物群组成的增强作用及其可能的机制。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益生菌混合物发酵灵芝水提取物提高了DEX处理小鼠的免疫力、粘膜屏障功能和肠道微生物群组成。经嗜酸乳杆菌和短双歧杆菌发酵后,灵芝中的优势三萜GA(灵芝酸A)被生物转化为GC2(灵芝酸C2),GC2是GA的主要还原代谢产物。提示益生菌发酵促进了赤霉素的代谢。RNA-seq结果表明,GA激活了参与嗜酸乳杆菌和短芽孢杆菌代谢的多条通路,与灵芝破壁孢子会调控参与代谢的多条信号通路的研究结果一致[5]。

灵芝酸与益生菌菌株的相互作用

综上所述,鉴于GA和益生菌菌株的相互作用,GA的生物转化和细菌菌株的代谢将极大地促进GLFB的免疫调节是可行的。此外,GLFB可以显著改善DEX处理小鼠的免疫活性、肠屏障完整性和肠道菌群失调;GLFB的免疫刺激活性与其直接增加肠道派氏结中的CD4+T细胞有关。

益生菌发酵中药——良药不再苦口

这几年,我国逐渐兴起了益生菌发酵中草药类微生态制剂。中草药是我国传统药材,具有天然、毒副作用小、长期使用不易产生抗药性等优点;而微生态制剂具有无污染、无残留、增强机体免疫力、提高机体抗病力等优点。益生菌发酵中药类产品同时发挥了益生菌和中药的作用,并将抗菌、提升免疫系统作用放大。

在此次新冠肺炎期间,多地都在推动中药在诊疗过程中的作用,不仅有效提高了治愈率,还降低了轻症转重症的发生率。利用益生菌发酵中药是目前研究的热点,这种发酵方式的特点是可以获得更多的有效目标成分来提高药效、产生次级代谢产物,扩大了适应证,提高了中药利用率,节约成本,丰富了中药产品的营养结构,降低了中药的毒性和改善了中药产品的口味,符合新产品新趋势。

文章研究通过探讨嗜酸乳杆菌和短芽孢杆菌体外发酵灵芝子实体对DEX诱导的免疫抑制小鼠的影响,包括改善粘膜层和TJ屏障,调节肠道微生物群,调节肠道粘膜和全身免疫系统。其潜在机制可能有助于GA的生物转化和益生菌菌株的代谢。这些发现为益生菌发酵灵芝在人群免疫调节中的应用提供了理论依据。

参考文献:
[1] A.P. Kaur, S. Bhardwaj, D.S. Dhanjal, E. Nepovimova, N. Cruz-Martins, K. Kuča, C. Chopra, R. Singh, H. Kumar, F. Șen, V. Kumar, R. Verma, D. Kumar.Plant prebiotics and their role in the amelioration of diseases
Biomolecules, 11 (3) (2021), p. 440 .
[2] A. Liberti, O. Natarajan, C.G.F. Atkinson, P. Sordino, L.J. Dishaw
Reflections on the use of an invertebrate chordate model system for studies of gut microbial immune interactions.Front. Immunol., 12 (2021)
[3] W. Yang, Y. Cong.Gut microbiota-derived metabolites in the regulation of host immune responses and immune-related inflammatory diseases.Cell Mol. Immunol., 18 (4) (2021), pp. 866-877
[4] Y.J. Choi, H.S. Yang, J.H. Jo, S.C. Lee, T.Y. Park, B.S. Choi, K.S. Seo, C.K. Huh.Anti-amnesic effect of fermented ganoderma lucidum water extracts by lactic acid bacteria on scopolamine-induced memory impairment in ratsPrev. Nutr. Food Sci., 20 (2) (2015), pp. 126-132,
[5] J. Su, L. Su, D. Li, O. Shuai, Y. Zhang, H. Liang, C. Jiao, Z. Xu, Y. Lai, Y. Xie.Antitumor activity of extract from the sporoderm-breaking spore of ganoderma lucidum: restoration on exhausted cytotoxic t cell with gut microbiota remodeling.Front Immunol., 9 (2018), p. 1765.

新营养留言互动

您的电话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类胡萝卜素和多酚,如何拯救被紫外线“伤害”的皮肤?
下一篇:燕麦β-葡聚糖,打赢保“胃”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