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植物资讯

中草药黄芪,直击运动过度后的免疫力下降

2021-10-08 11:00   来源:新营养

图源:Getty Images免疫机能作为机体抵抗力的标志,是身体体质的代表性指标之一。但运动与免疫的关系非常复杂,并非只要运动就必然有益于

图源:Getty Images

免疫机能作为机体抵抗力的标志,是身体体质的代表性指标之一。

但运动与免疫的关系非常复杂,并非只要运动就必然有益于免疫机能。研究表明,不同的运动对免疫机能会造成不同影响。适度的运动有助于提高免疫能力,降低感染性疾病的患病风险,而大强度的运动训练则对机体免疫有抑制作用。

“运动过度”带来的免疫抑制

身体运动尤其是大强度、大运动量的活动会对机体产生强烈的刺激,引起各种反应,对免疫、内分泌产生显著影响。大量流行病学调研结果显示,上呼吸道感染的风险与运动强度呈“J”型,中等运动强度的人群感染风险最低,总是大强度训练的人感染风险还高于久坐不动的人。

其实,运动与免疫健康之间存在一个“开窗理论”,即中等强度运动会增加人体免疫力,但大强度的运动之后反而会出现免疫力低下期(3-72小时)。此时,细菌和病毒等极易入侵人体,上呼吸道感染的出现率明显增加,就像免疫系统被打开了窗户一样。有研究证实,长时间剧烈运动会损害局部粘膜和机体免疫能力[1]。尤其是刚训练完的时候,易感性显著会高于运动后的几天[2]。

图:“开窗理论”

经过大量训练后,免疫系统机能尤其是细胞免疫机能是低下的。运动引起的白细胞增多以单核细胞和淋巴细胞增多为主。运动后的白细胞数量与血清皮质醇水平呈正相关,皮质醇又与训练水平呈负相关[3]。对同一个人来说,训练强度越大,皮质醇上升越多[4]。

在所有淋巴细胞中,NK细胞是运动过程中反应最为明显且变化幅度最大的一类淋巴细胞。运动强度是影响运动过程中NK细胞变化的关键因素,运动强度愈大NK细胞的变化就愈明显,主要表现为外周血NK细胞数量与功能的下降。另外,运动者体脂百分比与运动时NK细胞的激活程度呈负相关。这一点也提示我们,肥胖可能会削弱机体的免疫机能[5]。

黄芪提取物,有助于消除运动后的免疫抑制

既往研究显示,超过90分钟的高强度耐力运动,可使运动员在运动后长达72小时内容易患病。因此,“如何应对免疫空窗期”成为运动员不得不重视的话题。近日,国际运动营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旨在验证添加黄芪(AMR)提取物对剧烈运动后的人体免疫系统反应的调节作用。[6]

这项双盲研究包括了波兰赛艇队的18名成员,他们被随机分配到AMR补充组(n=10)和安慰剂组(n=8)。所有受试者加入为期六周的强化训练营,并在开始和结束时于划船机上进行运动测试。在此期间,补充组服用500mg的AMR。分别于两次运动前、运动后1min、运动后24h采集受试者血样,测定白细胞介素-2(IL-2)、白细胞介素-4(IL-4)、白细胞介素-10(IL-10)、干扰素-ɤ(IFN-ɣ)和乳酸水平,并检测T调节淋巴细胞[CD4+/CD25+/CD127−](Treg)、细胞毒性淋巴细胞[CD8+/TCRαβ+](CTL)、自然杀伤细胞[CD3−/CD16+/CD56+](NK)和TCRδγ阳性细胞(Tδγ)亚群。

训练营结束后,补充组的NK和Treg水平维持在了基线水平,而安慰剂组NK水平下降;Tδγ计数水平在两组中均有所增加。补充组在首次剧烈运动后的IL-2水平明显下降,但经过恢复后IL-2/IL-10水平的变化明显增加。而经过6周训练后,补充组运动后的IL-2、IL-10、CTL以及Tδγ水平显著上升,IL-2/IL-10和IL-4降低,提示体内免疫系统被激活。

图:CTL、NK和Tδγ浓度在训练前后(I-I)、运动前后(I-E)和恢复阶段(I-R)的相对变化

图:IL-2、IL-10和IL-2/IL-10含量在训练前后(I-I)、运动前后(I-E)和恢复阶段(I-R)之间的相对变化

这项研究表明,在剧烈运动后的恢复过程中,AMR是通过调节Th1反应的免疫平衡来稳定人体免疫系统的。AMR可通过稳定NK细胞和Treg细胞,在细胞因子IL-2调节恢复过程中,促进Tδγ向Th1反应的正向平衡,从而推动剧烈运动后的免疫平衡。这一发现为运动员使用黄芪提取物来保护自身免受Th2转移所引发的相关疾病带来了新的选择。

黄芪,开出“补气固本”新生机

黄芪作为一味常用的补气中药,有补气固表、利尿的功效。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也赞誉黄芪是“补药之长”,有“补气诸药之最”的美誉。现代营养学分析表示,黄芪含有多糖、单糖、黄酮类、叶酸、多种氨基酸和微量元素硒等营养物质,在医药学临床中体现出了广泛的药用价值。

图源:摄图网

对于黄芪来说,可用于食品还差一步。

2020年1月6日,卫健委发布“关于对党参等9种物质开展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质管理试点工作的通知”,根据《食品安全法》规定,经安全性评估并广泛公开征求意见,将对党参、肉苁蓉、铁皮石斛、西洋参、黄芪、灵芝、山茱萸、天麻、杜仲叶等9种物质开展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质(以下简称食药物质)生产经营试点工作。国家卫生健康委将会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根据试点情况,研究适时将相关物质纳入食药物质目录管理。可以说,黄芪距离药食同源又近了一步。

2020年5月,欧盟食品安全管理局(EFSA)研究评估小组对黄芪和三七提取物复配的植物原料AstraGin®作为新资源食品(Novel Food)的安全性发布意见,认为每公斤体重每天摄入0.5毫克(mg/kg bw)AstraGin®植物原料是安全的。

作为中药材的大宗品种之一,黄芪的年需量达3.5万吨以上。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对健康养生方面的注重,市场消耗端对黄芪的需求仍在不断增加,现已被列为国家保护植物。黄芪虽然好处不少,也要辨证用药,与其他药物搭配使用时应听从中医师建议。

参考文献:
[1] Peters E M ,  Bateman E D . Ultramarathon running and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infections. An epidemiological survey[J]. South African medical journal = Suid-Afrikaanse tydskrif vir geneeskunde, 1983, 64(15):582-4.
[2] 冯建英. 运动与免疫[J]. 中国运动医学杂志, 1992, 011(004):226-231.
[3] Moorthy A V ,  Zimmerman S W . Human leukocyte response to an endurance race[J]. European Journal of Applied Physiology & Occupational Physiology, 1978, 38(4):271-276.
[4] Dessypris A ,  Kuoppasalmi K ,  Adlercreutz H . Dessypris K, Kuoppasalmi K, Adlercreutz HPlasma Cortisol, testosterone, androstenedione and luteinizing hormone (LH) in a non-competitive marathon run. J Steroid Biochem 7: 33-37[J]. Journal of Steroid Biochemistry, 1976, 7(1):33-37.
[5] 陈佩杰. 运动免疫学研究进展[J]. 体育科学, 2000(06):41-46.
[6] Latour, E., Arlet, J., Latour, E.E. et al. Standardized astragalus extract for attenuation of the immunosuppression induced by strenuous physical exercise: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J Int Soc Sports Nutr 18, 57 (2021). https://doi.org/10.1186/s12970-021-00425-5.

新营养留言互动

您的电话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燕麦β-葡聚糖,打赢保“胃”战
下一篇:警惕冠心病年轻化,木酚素或可为你的心脏“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