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美丽资讯

红石榴、橄榄果、水飞蓟……这些植物成分让皮肤细胞乖乖“听话”

2021-04-05 00:15   来源:新营养

无论是“初老肌”还是“熟龄肌”,想要“永葆青春”抗老都是我们不容忽视的课程,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美丽经济”逐渐成为拉动消费的新增长点。衰老是一个生命机体在生理、生化和形态方面逐步衰败的自然过程。皮肤是人体最大最复杂的器官,在社会学、经济学以及药物学上,基于皮肤衰老的病理学研究越来越重要。皮肤衰老的原因有哪些?皮肤老化是导致胶原蛋白、弹性纤维和透明质酸减少的...
无论是“初老肌”还是“熟龄肌”,想要“永葆青春”抗老都是我们不容忽视的课程,消费升级的大趋势下,“美丽经济”逐渐成为拉动消费的新增长点。 衰老是一个生命机体在生理、生化和形态方面逐步衰败的自然过程。皮肤是人体最大最复杂的器官,在社会学、经济学以及药物学上,基于皮肤衰老的病理学研究越来越重要。 皮肤衰老的原因有哪些? 皮肤老化是导致胶原蛋白、弹性纤维和透明质酸减少的复杂生化过程的结果。而氧化应激和炎症与衰老相关的病理生理过程密切相关,如皮肤和结缔组织的进行性退化。 人体皮肤衰老是时间累积(内源性衰老)和外部暴露于环境(外源性衰老)两个方面引起的,例如,皮肤长期暴露于紫外线下,导致细胞外基质(ECM)显著退化,从而导致皮肤脆弱性增加,皮肤弹性丧失。这种柔韧性的丧失是由于不同的蛋白酶,主要是金属蛋白酶(MMPs)的作用导致胶原蛋白的更大降解。其中MMP-1与皮肤胶原代谢关系最为密切[1,2]。遗传物质的损伤、基质金属蛋白酶的激活和脂质氧化增加了皮肤过早老化的可能性。另一方面,由于透明质酸(一种具有结合和保持水分子能力的细胞外基质成分)合成减少,皮肤老化的特征还将表现为干燥程度增加。 此外,黑色素在皮肤健康中也起着关键作用,因为它是皮肤色素沉着系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可以防止紫外线照射造成的细胞损伤。黑素生成主要由黑素生成酶调节,如酪氨酸酶[4]。尽管黑色素在保持最佳皮肤健康方面很重要,但在黑色素生成过程中,会积累过氧化氢和其他活性氧(ROS),这会对黑素细胞产生不利影响,抑制胶原蛋白合成,从而对皮肤健康产生负面影响[4]。近年来,植物提取物对皮肤健康的益处被越来越看好。 看好,各种植物对皮肤的益处 植物抗氧化化合物,如多酚,越来越多地作为皮肤老化和色素沉着的潜在治疗方法进行研究(5,6)。此外,研究还发现红石榴、橄榄果和水飞蓟籽提取物对皮肤健康有着有趣的特性。在体外和体内研究中也已经报道了抗氧化活性和抑制促炎症、蛋白水解和黑素生成酶的功效。
  • 红石榴
一些研究表明富含多酚的红石榴果实提取物对皮肤健康有益。例如,研究证明红石榴提取物在体外可以通过抑制酪氨酸酶活性来减少黑色素的生成。此外,这种提取物还通过刺激体内模型中透明质酸的合成来增加皮肤水分[7-9];其他研究表明,红石榴提取物可以减弱暴露于紫外线辐射的人成纤维细胞中活性氧的产生和细胞增殖,对紫外线诱导的损伤发挥保护作用[10,11];类似的研究也表明,红石榴提取物可激活I型原胶原合成并抑制胶原酶MMP-1对皮肤成纤维细胞(产生胶原蛋白和弹性蛋白)的降解[12,13]。 Pomanox®是一种天然红石榴果实提取物,采用环保技术制造,基于专利的超纯水萃取工艺,不含有机溶剂(EP 1967079)。Pomanox®的多种健康老龄特性已在几项已发表和专有的体外、临床前和临床研究[如14-16]中进行了研究。与加泰罗尼亚技术中心(EURECAT)合作的最新研究项目是一项体外评估,该评估通过抑制酪氨酸酶活性和促进胶原蛋白和透明质酸的生物生成,提出了药妆的特性[17]。并通过三种测定方法评估了Pomanox®对皮肤健康的影响: 试验1:抑制酪氨酸酶活性的能力 Pomanox在低浓度下对酪氨酸酶活性表现出显著的抑制作用,显示出与化妆品市场中发现的几种酪氨酸酶抑制剂相似的抑制浓度(图1)。 在另一项研究[18]中也获得了类似的结果,该研究评估了富含鞣花酸(90%)的红石榴提取物的美白效果。在这项研究中,作者报告了该产品的IC50为182.2μg/mL,与EURECAT研究中获得的IC50相似。红石榴酚类化合物,如鞣花酸和红石榴苷被描述为有助于抑制黑色素的合成[19,20],这表明这些多酚可能是Pomanox®中酪氨酸酶活性抑制化合物。 试验2:人成纤维细胞(Hs68)对胶原代谢的调节作用 在浓度分别为20、40和80µg/mL时,Pomanox®处理对细胞组分中Ⅰ型前胶原百分比(图2)和总胶原水平产生明显的剂量反应效应。前胶原蛋白I是合成胶原蛋白的前体,它的增加可以导致细胞外基质中有更多的胶原蛋白。此外,这种产品的所有三个剂量都显著增加了细胞部分的透明质酸水平。透明质酸是一种糖胺聚糖(GAG),广泛存在于所有脊椎动物的细胞外基质中,对维持皮肤水合作用非常重要。 试验3:紫外线照射对Hs68细胞光老化的预防和再生作用 为了评估Pomanox®对与紫外线辐射引起的皮肤光老化相关的几个参数的预防和再生作用,在细胞系Hs68中进行了两种不同的测定。在预防性试验中,细胞在紫外线辐射前24小时用Pomanox®处理,结果表明Pomanox®可积极调节胶原和透明质酸代谢,并对紫外线诱导的氧化损伤具有显著的保护作用。另一方面,再生试验(细胞在紫外线照射后24小时用该产品处理)表明,Pomanox®有助于逆转紫外线诱导的氧化损伤并再生透明质酸代谢(图3),尽管它在光老化条件下对胶原代谢没有再生作用。
  • 橄榄果
橄榄果和橄榄油的健康特性已经为人们所知好几个世纪了,其果实和叶子中的强抗氧化剂在皮肤中也显示出有效的抗衰老作用。更具体地说,体外研究已经描述了羟基酪醇的抗衰老和光保护作用,羟基酪醇是存在于磨碎橄榄和初榨橄榄油的含水部分中的主要酚类化合物[21,22]。 Euromed的Mediteanox®橄榄果提取物具有显著的健康老化效果,由Pure-Hydro Process™专利生产技术而得,并提供标准化含量和质量的羟基酪醇。其标准化的羟基酪醇(HT)被认为是最有效的天然抗氧化剂之一的多酚。Mediteanox®是100%水溶性,HT含量最高能达40%,已证明具有抗氧化性能[23]。 在一项使用永生化人类角质细胞的研究中,Di Caprio及其同事[24]发现,当在太阳模拟器照射(SSR)之前使用时,Mediteanox®橄榄果提取物具有良好的耐受性,并显示出良好的细胞保护和抗氧化活性。它在减少脂质膜过氧化和增加细胞抗氧化剂方面表现积极。
  • 水飞蓟
奶蓟(水飞蓟)是众所周知的抗氧化和保肝活性较好的物质之一,水飞蓟素(silymarin)是从水飞蓟果实中提取的一种黄酮木质素类化合物,其主要成分(高达80%)是水飞蓟宾,具有抗炎、抗氧化和免疫调节作用。在水飞蓟素/水飞蓟宾的动物模型中进行的研究表明,这种植物化学物质在UVB照射的皮肤中具有强大的抗光致癌能力[25]。 Euromed的水飞蓟籽提取物在过去几十年中已在全球数千名患者中进行临床研究,以研究其对肝脏保护特性,最近的研究还用于抗癌特性[27,28]和作为SARS-CoV-2的潜在疗法[29],在Di Caprio之前提到的同一项研究中[24],这种提取物在限制太阳模拟器辐射的直接DNA损伤方面比橄榄果提取物更有效。 Euromed,优质原料供应商  Euromed由德国百年制药集团Madaus于1971 年在西班牙创立,旨在为其领先的植物药品提供最优质的材料。从种植园建立,到整个供应链整合和垂直化管理,Euromed不断改进,寻求每个生产批次的标准化,以提供优质的标准化植物药植物提取物。 植物医学已成为与健康改善和疾病预防相关研究的重要领域。在皮肤健康中,植物药正在成其营养配方中安全有效成分的有趣目标。基于体外皮肤老化和色素沉着的研究发现,红石榴、橄榄果、水飞蓟提取物表现出了优秀的效果,当然,进一步的临床研究似乎是有必要的。
参考文献: 1. Jabłońska-Trypuć A, et al. J Enzym Inhib Med Ch 31,177–183 (2016) 2. Quan T, et al. J Investig dermatology Symp. Proc.14, 20–4 (2009) 3. Papakonstantinou E, et al. G. Dermato-Endocrinology4, 253 (2012) 4. D’Mello S A N, et a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Molecular Sciences 17 (2016) 5. Chong Z, et al. J Funct Foods 54, 119–127 (2019) 6. Rinnerthaler M, et al. Biomolecules 5, 545–589(2015) 7. Kang S J, et al. Int. J Mol Sci 16, 24219–24242(2015) 8. Kang S J et al. Exp Ther Med 14, 1023–1036 (2017) 9. Kanlayavattanakul M et al. Planta Med 86: 749–759(2020) 10. Yoshimura M, et al. Biosci Biotechnol Biochem 69,2368–73 (2005) 11. Fawole O A, et al. BMC Complement Altern Med 12,(2012) 12. Afaq F, et al. Exp Dermatol 18, 553–561 (2009) 13. Aslam M N, et al. J. Ethnopharmacol 103, 311–8(2006) 14. Vilahur G, et al. Rev Esp Cardiol (Engl Ed) 68(3):216-25(2015) 15. Stockton A, et al. EC Nutrition 2.4: 396-411(2015) 16. Quirós-Fernández R, et al. Nutrients 16;11(3)(2019) 17. Eurecat in vitro evaluation of Pomanox onskin health parameters (Euromed data) 18. Yoshimura M, et al. Biosci Biotechnol Biochem 69,2368–73 (2005) 19. Ortiz-Ruiz CV, et al. J Dermatol Sci 82 (2):115-122 (2016) 20. Rana J, et al. J Cosmet Sci 64 (6): 445-453 (2013) 21. Jeon S & Choi M, Biomed Dermatology 2, (2018) 22. Avola R, et al. J Cell Physiol 234, 9065–9076(2019) 23. Ramirez-Tortosa C, et al. Antioxidants 8, 393(2019) 24. Di Caprio R, et al. G Ital Dermatol Venereol155:286-93 (2020) 25. Vaid M, Katiyar SK. Int J Oncol (2010) 26. Gillessen A, Schmidt HH. Adv Ther 37(4):1279-1301(2020) 27. Bosch-Barrera J, et al. Oncotarget31;7(22):32006-14 (2016) 28. Priego N, et al. Nat Med 24(7):1024-1035 (2018) 29. Bosch-Barrera, J.; et al. J Clin Med 9, 1770(2020)

新营养留言互动

您的电话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38亿元的口服美容市场,如何分割?
下一篇:内服兼外用的女性私护“专家”——与菌共舞®活性益生菌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