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道健康资讯

帝斯曼提供科学创新视角:HMOs如何助力婴配奶粉再上一个新台阶?

2022-07-27 09:10   来源:新营养

帝斯曼提供科学创新视角:HMOs如何助力婴配奶粉再上一个新台阶?

图源:摄图网

母爱是伟大的,也是独一无二的。大量研究表明,母乳中的营养成分配比会根据婴儿不同发育阶段的需要,来进行“自我调整”。那么该如何助力婴配奶粉再上一个新台阶?加强对母乳成分的动态研究至关重要。

日前,帝斯曼发布了最新研究综述,其关于母乳低聚糖(HMOs)的汇总分析或将有助于我们“复刻”这份独一无二的母爱。母乳成分是婴儿配方奶粉的灵感来源,因此对于婴儿配方奶粉中HMOs的创新必须以母乳中的HMOs水平和浓度为依据。总之,任何研究都是基于对母乳的探索,母乳也绝不可替代,这一原则至关重要。

1. 汇总分析发现,15大HMOs“分支”,占比“家族人口”超3/4

这篇由帝斯曼科学研究小组发表在《Nutrients》的综述,汇总了1960年至2020年间公开发表的57篇与某一种HMOs浓度或HMOs总浓度相关的文献。所纳入的文献均来自全球不同国家育有足月婴儿的健康母亲,样本总量接近7000人。

通过采用不同方法,即在不考虑遗传和非遗传因素引起变异的情况下,进行数据分析后发现,HMOs的浓度和构成在整个哺乳过程中呈现动态变化。HMOs及其中的大部分个体的浓度会在出生后不久达到峰值,随之便会随着泌乳量的持续升高而下降。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通过汇总分析以往文献发现,如果把母乳中的HMOs看作一个“大家族”,那么这个“大家族”中目前已知的“分支”(单个HMOs)约有200多个。有趣的是,尽管“分支”众多,但若论数量,其中的6个“分支”(HMOs)竟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家族人口”;而“人口”占比超过3/4的“分支”(HMOs)也不过仅有15个

由此可见,要想深入研究母乳中的HMOs这个“大家族”,并非需要对其中的200多个“分支”尽数了如指掌,只需从“人丁最兴旺”的若干个“分支”入手即可窥见一斑。而帝斯曼的这一“重大发现”无疑为研究婴配奶粉中如何更有效地添加HMOs提供了有力参考。

2. HMOs有益成分全面助力宝宝健康

众所周知,母乳喂养可以降低传染病和婴儿死亡率,降低肥胖、心血管疾病、炎症性肠病(IBS)和II型糖尿病的远期发病风险[1,2,3],而这些益处主要得益于母乳中的各种营养成分。研究表明,除了乳糖、脂类和蛋白质等营养素外,母乳中还含有母乳低聚糖(HMOs)这类复杂的碳水化合物结构,而这一结构引发了人们的极大关注。

HMOs是母乳中第三大固体成分,甚至超过了蛋白质的含量[4]。HMOs大多无法被消化,而是直接到达结肠,在那里被特定的肠道细菌所利用 [5,6]。已有研究表明,母乳中的HMOs可通过选择性刺激特定菌株,尤其是双歧杆菌的生长来塑造婴儿肠道微生物群的基础[7]。而双歧杆菌的大量增殖有助于巩固粘膜免疫系统,从而降低对各种疾病的易感性,保护宿主免受病原菌的侵害[8]。此外,HMOs还被众多研究证实有利于支持婴儿的大脑发育[9,10,11,12,13]。

也正是基于上述原因,HMOs从发现之日起就引发了各界的广泛关注。随着国内外对HMOs的需求不断加大,HMOs的产业规模也在急剧攀升。据美国联合市场研究(Allied Market Research)机构的报告,2020年全球HMOs行业产值达1.259亿美元,预计到2028年将达到3.326亿美元。而法规的不断推进和完善,亦加速了HMOs在国内市场的开发和应用。

3. 帝斯曼科学创新助力婴配奶粉升级

作为全球唯一一家自主拥有产品开发、临床前和临床研究、大规模生产全链条能力的HMOs供应商,帝斯曼始终关注并积极参与HMOs的相关研究与应用法规等探讨。

尽管以往已有研究阐述了HMOs的浓度和变化模式,但这些评估中有部分“篇幅”集中在了母亲的分泌状态上。而为了确定母乳中含量最丰富的HMOs种类,帝斯曼的研究团队采用了与以往不同的统计方法,并阐述了其在足月母乳整个哺乳期内的相应浓度,而不考虑遗传和非遗传因素引起的变化。从这一角度出发,研究人员才有可能将来自全球各地的母乳样本数据进行汇总整合,最终得到可靠的HMOs种类及浓度变化数据分析结果。

帝斯曼研究人员表示,“母乳总量的全球水平为婴配奶粉中HMOs的创新提供了良好的研发基础。相关研究数据为临床试验以及评估HMOs补充的益处提供了实用指南。母乳始终是婴儿营养的黄金标准,因此,我们希望通过科学有效的研究来深入了解母乳中的营养成分。”

迄今为止,已完成的HMOs成分研究为母乳中HMOs的可变性、多样性和复杂性提供了充分证据。不仅如此,为了更好地呈现国内外该领域科学研究进展、最新科技成果与应用现状,由中国营养学会营养健康研究院牵头编撰,帝斯曼支持的《母乳低聚糖:功能、法规管理及应用前景》(以下简称《报告》)也已发布。报告对母乳中HMOs的结构特点、含量及影响因素进行了总结;从临床前研究和临床试验两个层次,对HMOs促进有益菌生长、抗病原体粘附作用、支持肠道屏障功能,以及对减少腹泻和呼吸道感染、调节肠道菌群、预防食物过敏/湿疹等作用进行了全面综述和客观翔实的汇总;系统梳理国内外市场和法规实际情况,全面介绍了HMOs主要单体或混合物的生产技术、法规政策管理及市场使用情况。

未来,帝斯曼将继续加大对HMOs的基础研究,并着力在功能、法规应用等层面提供强有力的理论和实践支持。以全球数以亿计的婴儿健康为己任,在坚持“母乳”喂养为第一原则的前提下,助力婴配奶粉升级,让每一位宝宝健康快乐成长。

参考文献:

[1]Hennet, T.; Borsig, L. Breastfed at Tiffany’s. Trends Biochem. Sci. 2016, 41, 508–518. [Google Scholar] [CrossRef]

[2]Victora, C.G.; Bahl, R.; Barros, A.J.D.; França, G.V.A.; Horton, S.; Krasevec, J.; Murch, S.; Sankar, M.J.; Walker, N.; Rollins, N.C.; et al. Breastfeeding in the 21st century: Epidemiology, mechanisms, and lifelong effect. Lancet 2016, 387, 475–490. [Google Scholar] [CrossRef]

[3]Le Huërou-Luron, I.; Blat, S.; Boudry, G. Breast- v. formula-feeding: Impacts on the digestive tract and immediate and long-term health effects. Nutr. Res. Rev.

新营养留言互动

您的电话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如何才能让我们的肠道不再“气鼓鼓”--萨宾莎LactoSpore®给您答案
下一篇:母乳低聚糖:国内婴配粉可望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