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道健康资讯

如何才能让我们的肠道不再“气鼓鼓”--萨宾莎LactoSpore®给您答案

2022-07-20 09:46   来源:新营养

如何才能让我们的肠道不再“气鼓鼓”--萨宾莎LactoSpore®给您答案

图源:摄图网

不管是儿童,成人还是中老年人,时常会受到肠胃胀气的困扰,严重时可持续多年,给人体带来不适的同时也给日常生活带来诸多不便。

肠胃胀气是一种生物过程,是由于在饮水和进食时吞下太多空气而导致过量的气体在消化系统中聚集引起的。由于食物的发酵,正常的消化过程也会积累气体。身体通过放屁或打嗝排出多余的气体。有时,肠胃胀气过多表示潜在的异常的健康状况,如肠易激综合征、消化不良、便秘、痉挛、腹胀、腹泻、腹腔疾病、乳糖不耐受、胃肠炎和贾第鞭毛虫病,这是一种由微生物引起的消化系统感染。

肠道内病原微生物的存在也会增加肠胃胀气的频率。肠道微生物中包括但不限于大肠杆菌、难辨梭状芽孢杆菌、钙醋酸不动杆菌、约氏不动杆菌、类似甲烷杆菌等,通过发酵未消化的食物来增加肠道气体。

如钙醋酸不动杆菌,属于不动杆菌属的一种革兰氏阴性不动杆菌。然而,所有不动杆菌种类,在健康的人体肠道中通常都是罕见的。最近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肠道内钙醋酸不动杆菌数量的增加可能与多发性硬化症的发病机制有关。

史密斯甲烷杆菌是一种产甲烷细菌,常见于健康人的肠道中,占结肠中所有厌氧菌(厌氧细菌)的10%。它被认为是帮助消化的关键肠道微生物,特别是通过分解复杂的碳水化合物。它通过将氢气与二氧化碳结合生成甲烷来促进消化,同时支持从营养物质中提取能量。研究表明,延迟的肠道传输和甲烷的产生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实验数据表明,甲烷对结肠和回肠平滑肌有直接抑制作用,甲烷可能是一种气体递质。因此,总体而言,较高水平的产甲烷菌可能与便秘有关。

史密斯甲烷杆菌利用氢气生产甲烷,这种相互作用可以帮助邻近的产氢细菌茁壮成长,并更有效地从食物中提取营养。因此,这可能有助于体重增加,在一项人体研究中,呼吸测试中甲烷和氢气的存在与人体BMI和体脂百分比的增加有关。因此,在发酵各种碳源(包括益生元纤维)的同时,抑制史密斯甲烷杆菌的生长/数量和气体的产生,可能是控制和预防与史密斯甲烷杆菌肠道定植相关的便秘和体重增加的目标。

上述的微生物都会增加肠道气体的产生,从而导致腹胀、腹部不适、气压过高和打嗝、肠易激综合征、腹泻、腹腔疾病、胃肠炎等。

当前,益生菌作为一种膳食补充剂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它们能够改善肠道菌群,促进肠道菌群平衡并增加多种健康益处。然而,业界对可以有效对抗肠道中的大多数病原微生物的益生菌的需求仍未得到满足。此外,在科学领域众所周知,益生菌或其产品的生物效应是具有菌株特异性的,不能在属、种和菌株之间概括。因此,有必要找到一种益生菌菌株,它对增加肠道气体产生的致病微生物更有效、更可行。针对此问题,Sabinsa萨宾莎公司展开了一系列研究和实验

试验结果显示:

1,①凝结芽孢杆菌MTCC5856在发酵碳水化合物源或益生元纤维时未产生肠道气体/肠胃胀气现象;②使用包含凝结芽孢杆菌MTCC5856的组合物可以有效减少肠道气体。以下是实验数据节选:

2,凝结芽孢杆菌MTCC5856可以有效抑制促进肠道产气的多种病原微生物的生长,如史密斯甲烷杆菌等。以下是实验数据节选:

LactoSpore®是Sabinsa公司独立自主研发生产并经临床验证安全的孢子型益生菌产品[1],含有可产生L (+)乳酸的凝结芽孢杆菌MTCC5856,其耐高温、耐酸碱、耐挤压,常温条件下36个月存活率高达98%以上,并可应用到多种特殊剂型当中,如片剂,软糖,烘焙饼干、华夫饼,热冲调咖啡、茶,液体饮料,苹果汁等等,均可以见到LactoSpore®的身影,并且可在产品货架期内保持85%-95%以上的存活率[2]。

截止到目前为止LactoSpore®已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和地区取得超过40项专利(不断更新中)。

并拥有多项公开发表的人体临床实验及体外实验,如针对情绪健康,减缓抑郁症状[3];针对肠道健康,改善肠道应激综合征[4];调节胆固醇[5],提高免疫力[6]等等。LactoSpore®拥有美国FDA GRAS安全认证,其稳定性和安全性已得到了充分研究验证和多年市场考验,深受全球广大客户信赖。

面对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和严苛的消费者需求,萨宾莎愿与广大客户携手,共同为益生菌产业带来更多可能,使广大消费者真正感受到益生菌产品的健康益处。

参考文献:

(1)Majeed,et al.,J Clin Toxicol 2016,6:1

(2)World J Microbiol Biotechnol (2016) 32:60

(3)Food&Nutrition Research 2018, 62:1218

(4)Majeed et al. Nutrition Journal (2016) 15:21

(5)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Food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19, 54, 212–220

(6)《Journal of functionalfoods》2019 v52

文章来源:Sabinsa萨宾莎

新营养留言互动

您的电话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运动影响肠道?还是肠道菌群影响运动营养?
下一篇:帝斯曼提供科学创新视角:HMOs如何助力婴配奶粉再上一个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