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植物

引领“养生潮”,枸杞正在免疫市场担当重任

图源:摄图网

#保温杯里泡枸杞#,已经成为当今“打工人”的标配。

根据淘宝2019年12月发布的《90后惜命指南》,在年底大促活动的影响下,枸杞的销量在三个月内提升了355%,甚至在水果沙拉、夏日饮品中都能见到它的身影。国外将枸杞当成保健食品的也不在少数,英国网民更是创造性地“研发”了枸杞面膜!

历经三千多年的“仙人杖”

枸杞味甘,性平,归肝、肾经,能滋补肝肾、益精明目。早在3000多年前,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就发现了枸杞的价值。明代李时珍曾在《本草纲日》中记述:“春采枸杞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由于枸杞突出的养生作用,道家还将其视作仙药,称为“仙人杖”。

枸杞应用价值最高的是其果实枸杞子,既是名贵的中药材,又是良好的滋补品,我国卫生部早在1988年就认定枸杞子为既是药品又是食品的药材。

目前,枸杞广泛分布于我国的宁夏、甘肃、青海、新疆、内蒙古、河北等地,其中宁夏被认为是枸杞的主要道地药材产区,且只有宁夏枸杞作为药用被载入了《2020年版中国药典》。同时,枸杞药性平和,养生功效明确,在卫健委公布的文件中,已将其列入可用于保健食品的中药名单中。现代研究表明,除了维生素、类胡萝卜素、氨基酸外,枸杞多糖是其最重要的营养活性成分之一。

揭秘:枸杞多糖的免疫调节活性

枸杞中的化学成分较为复杂,包括多糖类、生物碱、类胡萝素、黄酮类、微量元素、氨基酸、维生素等。其中枸杞多糖(LBP)作为枸杞中的主要成分,其药理活性研究已成为学者们关注的热点问题。已有研究表明,LBP具有多种生物活性,包括抗肿瘤[1]、免疫调节[2]、降血脂[3]、降血糖[4]、视网膜保护[5]和保肝[6]等作用。其中关于免疫调节作用研究更是热点问题,已有报道将LBP作为新型疫苗的免疫佐剂使用,被证明具有较好的功效[7]。

北京药理毒理研究所的张永祥团队在Pharmacology and Therapeutics上发表的一篇综述文章,详细讨论了LBP的作用机制:包括LBP的结构-活性关联、LBP的受体识别、LBP对肠道菌群的调控作用等,并总结了LBP在临床试验中的功效。[8]

文章中指出,LBP的分子量、单糖组成、糖苷键及侧链均等物理化学性质均可能影响其活性;LBP的免疫调控活性依赖于TLR2/4及补体受体3(CR3)等免疫受体对其的识别,且LBP可被结肠菌群发酵以产生短链脂肪酸等有益代谢产物,从而促进有益菌(如乳酸菌)的生长,并恢复化疗或炎症诱导的肠道菌群失调;此外,LBP还可以调节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网络的平衡。

动物实验研究证实,LBP对小鼠非特异性免疫、特异性免疫有非常显著的免疫调节作用,能显著增强小鼠脾淋巴细胞增殖、迟发型变态反应、升高小鼠血清溶血素含量、小鼠腹腔巨噬红细胞功能、小鼠碳廓清能力、以及显著增强抗体生成的能力等;在临床试验中,LBP可显著增强老年人的疫苗应答,并可维持肿瘤患者放疗后的免疫细胞数量及功能。

市场不断扩大,枸杞引领“养生热潮”

当“保温杯+枸杞”成为爆红养生标签,把养生提上日程的95后对于枸杞的热情也在升温。在消费者需求驱动下,近五年来我国枸杞消费量、产量整体保持平稳增长,拉动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我国枸杞消费量、产量分别为42.85万吨、44.12万吨;行业市场规模已达181.46亿元,同比增长27.5%。

其中,出口市场为我国枸杞市场增长的主要动力。近五年来,我国枸杞出口量额远远高于进口量额,截至2020年我国枸杞进口量额分别为41.4吨、45.7万美元;出口量额分别为12766.7吨、10882.1万美元。

枸杞是国内最常见的中药材之一,长期以来我国的枸杞消费以干果为主,消费群体多为中老年人,局限了枸杞的消费需求。随着居民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的提高,通过日常“食补”来提升和改善健康状况的观念正不断深入人心。市场竞争的加剧,推动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注重枸杞的深精加工业务发展,在产品类型、科研创新、营销渠道等方面实现差异化,更出现了枸杞咖啡、枸杞果汁等新的结合形式。

枸杞是具有药食同源功效的食品,通过对枸杞进行各种深度加工,不断开发适合各个年龄阶层、满足多元化消费需求的枸杞深加工产品,无疑将丰富消费者的选择,扩大枸杞产业的消费需求。而枸杞多糖作为其中的一种重要活性成分,未来应进一步多角度、全方位地进行探索,为其作用机制的阐述、相关产品的开发及临床化提供更多理论参考。

参考文献:
[1] ZHANG Z, LIU X, WU T, et al. Selective suppression of cervical cancer Hela cells by 2-o-beta-D-glucopyranosy-L-ascorbic acid isolate from the fruit of Lycium barbarum[J]. Cell Biol Toxicol, 2011, 27(2):107-121.
[2] ZHANG X R, QI C H, CHENG J P, et al. Lycium barbarum polysaccharide LBPF4-OL may be a new Toll-like receptor 4/MD2MAPK signaling pathway activator and inducer[J]. Int Immunop-harmacol, 2014, 19(1):132-141.
[3] LUO Q, CAI Y, YAN J, et al. Hypoglycemic and hypolipidemic effects and antioxidant activity of fruit extracts from Lycium barbarum[J]. Life Sci, 2004, 76(2):137-149.
[4] ZHAO R, LI Q, XIAO B. Effect of Lycium barbarum polysaccharide on improvement of insulin resistance in NIDDM rats[J]. Yakugaku Zasshi, 2005, 125(12):981-988.
[5] SONG M K , SALAM N K, ROUFOGALISB D, et al. Lycium barbarum(Goji Berry)extracts and its taurine component inhibit PPAR-γ-dependent gene transcription in human retinal pigment epithelial cells:possible implications for diabetic retinopathy treatment[J]. Biochem Pharmacol, 2011, 82(9):1209-1218.
[6] WU H T, HE X J, HONG Y K , et al. Chemical characterization of Lycium barbarum polysaccharides and its inhibition against liver oxidative injury of high-fat mice[J]. Int J Biolog Macromol, 2010, 46(5):540-543.
[7] BO R, SUN Y Q, ZHOU S Z, et al. Simple nanoliposomes encapsulating Lycium barbarum polysaccharides as adjuvants improve humoral and cellular immunity in mice[J]. Int J Nanomed, 2017, 12:6289-6301.
[8] Xiao Z, Deng Q, Zhou W2, Zhang Y2. Immune activities of polysaccharides isolated from Lycium barbarum L. What do we know so far?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 24 Jun 2021:10792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引领“养生潮”,枸杞正在免疫市场担当重任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