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从防盲治盲到普遍眼健康,20多年过去了,护眼营养品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图源:摄图网

没有眼健康就没有大健康,眼健康离不开大健康。——《中国眼健康白皮书》

建国以来,眼病防治关口不断前移

大到国家,小到个人,公共卫生健康问题总是和经济的发展、社会的进步息息相关、休戚与共的,眼健康问题自然也是如此。

解放初期,受公共卫生条件限制,我国沙眼的患病率高达40%。经过开展群众性防治沙眼的工作,结合开展爱国卫生运动,改水改厕,以及“2016年根除致盲性沙眼”项目的实施,在以前沙眼高发流行的16个省进行的沙眼快速筛查结果表明,在儿童中活动性沙眼患病率已低于5%,15岁以上的人中沙眼性倒睫患病率低于0.15%,达到了世界卫生组织认定的沙眼不再是公共卫生问题的标准。“沙眼”这一公众眼健康问题在中国成为历史,留在了过去。

上世纪80年代,白内障成为我国致盲的首位原因。为此,国家实施了“百万贫困白内障手术复明”等项目,组派医疗队以农村和边远地区开展工作。2000年我国的白内障手术率(每年每百万人口的白内障手术数)仅为370,2018年增加到了2662,像北京这样的城市白内障手术率已经高达 83.6%。这些数字反映了我国白内障盲防治的巨大成就。

1999年9月,时任卫生部部长的张文康在北京代表我国政府在惠及全球的“视觉2020行动”上签字,并承诺,2020年以前,在我国根除可避免盲:包括白内障、沙眼、河盲儿童盲及低视力与屈光不正。

转眼间,二十几年如白驹过隙,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我国在根除可避免眼盲方面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然而,正如《柳叶刀-公共卫生》近日发表的一项由中国学者主导的视觉损伤患病率和病因的研究中所揭示的,视觉损伤是中国目前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手机、电脑的普遍使用,导致的蓝光对眼健康的损伤;以及由于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而导致的黄斑变性等问题愈发突出。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中国网民规模达8.54亿,手机网民规模达8.47亿。网民平均每天面对电子设备的时间常常超过7小时,眼睛干涩、酸胀,视物模糊甚至视力下降,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屡见不鲜。老年人群体中,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是全球50岁以上成年人首要致盲疾病之一,这类疾病在我国患病人数超过3000万,并且每年以30万人次的速度增加。

正如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邢若齐在第四届中国眼健康大会所指出的,今后的工作重点应该从关注传染性致盲眼病防治、非传染性致盲眼病防治逐步转变到“关注普遍的眼健康”上来。对于今后工作,她建议,坚持预防为主、防治结合,坚持两个“关口前移”,一是不断将眼病防治技术下沉,眼病防治关口前移至基层,二是继续推进眼健康知识普及行动,早发现、早干预,把眼病防治关口前移至视觉损伤发生之前。

眼健康营养品起跑就落后,原因何在?

需求与政策永远是驱动市场发展的两架重要马车,眼健康市场更是如此。Innova Market Insights调查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6年,以眼健康为定位推出的新产品增加了70%以上,市场主要分布在北美、西欧和亚洲。各种护眼产品一时间纷纷上马,取得了不俗战绩。护眼灯、护目镜、护眼仪、蒸汽眼罩、视力贴……甚至连洗眼液都能做出亿元级别的单品。据《新零售商业评论报道》珍视明在2019年下半年推出洗眼液后,其营收在2020年突破6亿元,增速超70%。其中,洗眼液在2020年的营收超1.5亿元,到今年预计突破3亿元。

当然,在众多眼健康细分品类中,眼健康营养品也占有一席之地,但市场反响似乎并没有像其他品类那样,以至于我们既找不到有力的眼健康营养品增长的详实数据,甚至在该领域里,谈及现象级品牌或单品时还会一时语塞。是什么导致了眼健康营养品在起跑时就落后于其他眼健康品类了呢?

新营养在走访了业内外专家后,分析归纳了可能存在的原因有如下几点:

其一,消费者的“迫切性”和“体感”无法得到充分满足。具体而言,消费调查显示,消费者想要购买眼健康类产品往往是在自己或家人朋友的眼睛出现问题之后。因此从决定购买的那一刻起,消费者对于眼健康产品的“效果”就产生了迫切的期待,而相较于视力贴、滴眼液、甚至蒸汽眼罩这些“即时性”“体感强”的眼健康产品而言,眼健康营养品的“体感时间”和“体感强度”无疑无法与这些外用产品相较高下。因此,对于迫切追求“即时体感”和“马上就能感受到改善”的现代消费者而言,眼健康营养品在“先天上”就不占有优势。

造成这一现象的背后深层次原因可能主要在于市场教育不够,消费者对于眼健康营养品的认知不够充分。但即便是对眼健康营养品认知较为全面的消费者,也面临着市场上的眼健康营养品中,有相当一部分存在着“概念性添加”问题,导致无法达到预期效果,使消费者对整个品类失去信心的问题。以叶黄素为例,受饮食习惯影响,中国人均叶黄素摄入量约为3mg/天,高于以肉类食物为主的美国和部分欧洲国家,也高于蔬菜资源较为贫乏的日本等国,但相较于10mg左右的叶黄素摄入推荐量,我国居民摄入量仍处于较低水平,需要额外补充。但目前市面上一些产品的叶黄素添加量仅为1-2mg,距离推荐量差距甚远,对于有特定要求的消费者而言,这样的添加量自然无法满足需求。如何帮助更多消费者认识到叶黄素类等眼睛康产品的重要性,需要学术界、企业界等多方持续科普这类产品对于眼健康的必要性;除此之外,消费者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获得足量添加眼健康营养素的产品,也将有助于提高此类产品在消费者群体中的普及程度。

此外,法规的滞后与缺乏政策导向支持也是导致眼健康营养品难以驶入快速路的关键因素。在这一点上,国外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数据显示,2018年欧盟地区约有1710万人患有老年黄斑变性,其中250万人是治疗费用较为昂贵的严重/晚期阶段的老年黄斑变性,据估计,对这些人群产生的经济负担每年高达894.6亿欧元。而Frost & Sullivan公司的调研报告2018年显示,经过对现有科学证据进行分析后发现,患有轻度黄斑变性的欧盟50岁以上的成年人如果每天摄入10毫克叶黄素和2毫克玉米黄质,那么可以让他们发展成为更加严重和治疗费用更加昂贵的晚期老年黄斑变性的风险将降低7%,也就是说,这将使欧盟每年净节省的相关医疗费用为49.7亿欧元。基于此,2018年,英国国民保健服务系统做出决定,每年在叶黄素和抗氧化剂补充剂上拨款170万欧元,以减少医疗费用和节省公共支出。

25年,历史的偶然总蕴藏必然

当然,除了上述因素,一个行业的发展更离不开产业链条上每个企业的辛勤付出。特别是在国人对于膳食补充剂之于眼健康的支持作用尚待科普的当下。这个最早在全球销售的叶黄素品牌至今仍在不断的进行着科学研究、临床实验和消费者科普,而且一做就是25年。

这个品牌就是FloraGLO®,作为全球研究最多的叶黄素品牌,FloraGLO®叶黄素的功效经超过100项临床研究验证。这些研究不仅集中在改善视觉功能上,还涵盖了认知健康、母婴健康、皮肤健康等方面。FloraGLO®叶黄素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认定在包括婴幼儿配方粉等一系列食品中应用均符合“一般公认安全”(GRAS),并且自销售起至今的25年中,未出现消费者严重不良反应的报告。

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国家眼科研究所(NEI)主持的为期5年的年龄相关眼病研究2(AREDS2)纳入了超过4000名具有发展为晚期黄斑变性风险的受试者。试验证明使用10mg叶黄素(FloraGLO®叶黄素作为叶黄素来源)和2mg玉米黄质,协同维生素C、维生素E、锌、铜,能够有效降低黄斑变性的发展风险。

不仅如此,2016年,美国专利和商标局对FloraGLO®叶黄素和ZeaONE®玉米黄质在保护三种常见眼部病症的人预防蓝光或损伤方面的作用授予专利(美国专利号9226940 B2),该专利针对远视、老花或散光人群。

25年前,中国设立了属于自己的“全国爱眼日”;25年前,FloraGLO®叶黄素正式面向大众销售……历史的巧合或许总是暗合了某种寓意。在全球乃至中国从防盲治盲转向普遍眼健康的这20余载的岁月中,FloraGLO®叶黄素也在不断地以科技、科学、科普默默支持着眼健康营养产业的持续发展。下一个25年,乃至百年,FloraGLO®叶黄素仍将持续投入,以可持续的改善人类生活质量为目标,帮助人类拥有更澄清、更明亮的未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从防盲治盲到普遍眼健康,20多年过去了,护眼营养品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slider{ height: 250px }